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谁是中国经济决策韵最终拍板者?

中企天津报道 www.zqtjnews.com.cn 时间:2015-10-09 17:10:00点击:

彭  飞:谁在推动中国的经济与市场决策进程?

李稻葵:决策流程由财政部、中国央行和国家发改委为首的多家政府机构推动。对于外汇与货币政策相关的重要决策,进行大量讨论和考量还有最终拍板决定的机构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它就在中南海隔壁。

彭  飞:中国领导层的核心目标是什么?政治与经济目标的优先顺序是怎样的?

李稻葵:领导层再也不像上世纪80年代初那样设定单项目标的日程,当时发展经济是首要目标,中国称为经济增长是底线。而今天,执政党普遍腐败和效率越来越低下的迹象引起领导层担忧,促使他们将党领导国家的可持续性视为重中之重。

因此,他们着重强调反腐。然而,确保经济仍然稍微快速地增长、即GDP增速达到6%-7%还是优先要务。经济增长的确还是解决许多问题的根本,包括党的领导的持续性。

彭  飞:经济要走向现代化,政府就要减少对市场/经济的管制,可能要做这种取舍,中国决策者怎样看待这方面问题?

李稻葵:决策者了解,要让经济更有活力,必须通过改革提高效率。他们很清楚这种取舍,但底线是,他们希望维持宏观层面的控制,因为要避免经济出现系统风险,特别是金融危机。

彭  飞:全球的央行官员都试图取得这方面的平衡,中国央行的优先任务有什么不同吗?

李稻葵:中国最高领导层的很多目标和其他地方的决策者一样。不过,除了有共同的目标,也有区别。他们对某些方面的容忍度比较低,比如大范围失业,或者食品与汽油价格高涨。因为他们担心这种波动可能引起社会大众普遍的焦虑,担心在经济问题和其他社会不满共同作用下,可能激起普遍的政治抗议举动。

彭  飞:为何中国经济改革的某些领域比其他领域步伐更快?

李稻葵:从性质上说,改革技术性强,大众难以理解。比如一些经济改革,它们的速度往往比那些更多人在经济活动中接触得更直接、也更直观的改——比如国企改革和房产税改革来得快。因为我们生活在互联网时代,政策对人民经济利益的影响会引起更多的争议、会有更多反对的声音。中国领导人注意到网上的观点,也受到它们影响。

彭  飞:近期中国股市和人民币汇率波动会不会让未来的改革步伐放慢?

李稻葵:我认为,波动未必会放慢改革进程。反应会更微妙。某些方面的改革是控制市场波动和稳定市场的关键,它们可能提速,比如支持许多上市公司的国企改革、允许外资企业在中国上市的改革。相反,那些可能增加市场波动的改革,比如深化人民币汇率改革的速度就会减慢。

彭  飞:您对刚刚公布的国企改革细节有什么第一印象?

李稻葵:国企改革虽然两年前就已宣布,却还没有详细计划,因为涉及股东范围较大,一些观察者担心它会不会得到实施。最近宣布的改革方案提供了更多的细节,这是国企改革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它确认了政府角色的转变,从国企运营的管理者要变为类似基金经理的角色,可能也会通过政府投资企业控股外企。它还将国企高层领导分为两类:一类还是政府官员,薪资向公务员看齐;另一类是职业经理人,薪资按市场行情定。这应该有助于解决公众对国企高管地位和收入的担忧。针对这类担忧,去年许多国企不论高管是政府指定还是在市场聘用的,一律调降他们的工资,我认为那么做适得其反。

新的国企改革政策应该让大家安心了一些。但迄今为止只是宣布书面计划,还需要看今后的行动。

彭  飞:最近中国股市动荡对决策者的想法有何影响?

李稻葵:坦白说,股市大动荡让高层领导感到意外。6月末和7月的第一轮波动期间,他们日以继夜地工作,要拿出稳定市场的措施。那轮市场震荡和对应政策留下的关键教训是,对待股市,决策者要有更复杂的工具。其长期影响是,在监管特定金融工具和交易活动方面,决策者会比以前谨慎得多。两融和卖空就是例子。

而且,这次市场震动让决策者意识到市场基本面和上市公司质量的重要性。公平地说,如果拿A股和港股、美股相比,A股的上市公司在管理、盈利等方面质量较低。所以,我预计未来会讨论如何邀请对市场更有吸引力的国际企业在中国上市,提高中国股指的质量。这和中国篮协以市场价格邀请NBA球星来打中国联赛类似。

彭  飞:您怎么看人民币贬值最近在外汇市场的影响?

李稻葵:汇市和股市的情况截然不同。我认为,今年8月中国政府实行的汇率改革是要让汇率更好地反映市场力量。

但市场反而将此举视为中国经济更疲软、政府试图让人民币贬值促进国内出口的迹象,这一观念和此后的汇市波动出乎中国决策者意料。我认为,市场的反应让决策者相信,人民币现在对全球市场极为重要,受到的关注太过密切,影响到推行重要的改革,至少在未来一两年内是如此。我预计,在这一阶段,决策者会以保持汇率稳定为目标。

彭  飞:市场根据人民币贬值推测的中国政府动机是否合理?

李稻葵:不合理。出口再也不是能扛起中国经济的增长发动机。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只不过,要是再大量增加出口量,其他国家地区已经没有吸收的空间。因此,用贸易推动经济、甚至稳定经济增长都是幻想。

彭  飞:有人认为,人民币不可避免地还会大贬值,您怎么看?

李稻葵:我认为不一定会有大贬值,理由有二:政府的意图和工具。中国的意图是稳定人民币汇率,让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没有理由将各自的经济困难归咎于中国,进而让他们的本币也贬值。中国的目的是要稳定。

注:李稻葵是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文/彭飞)


深度

Depth更多

  • 三辨“中国能否实行总统制”

    在2015年里,中国关心朝野大事的那些有一定知名度的人士,更加频繁地提及中国要实行总统制。这个说法由不同的人说出来、用不同的语气说出来 ……

  • 加强国有企业基层党建工作的几点意见

    国有企业是国家经济的基石,是执行国家战略的重要载体,是国家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重要保证,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 ……

  • 周边国家如何看待“一带一路”

    【按:合作不能剃头刀子一头热,中国不应该成为沿线64个国家的发改委和财政部,如果大包大揽的话一个会招致埋怨,二是人家会说你活该,而且 ……

圈点

Punctuate更多

思维Reversed更多

版权所有 © 2006-2020 中企天津报道 | 津ICP备190100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