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国有企业改革在供给侧改革中的历史使命

中企天津报道 www.zqtjnews.com.cn 时间:2016-03-23 09:04:25点击:

“供给侧”为我们提供了解读中国经济政策和经济前景的新角度。供给侧改革改什么?通过简政放权,把原来政府掌握的权力放给市场、放给企业,让市场活起来,让企业愿意去生产(增加供应);把原来国资掌握的部分行业放给市场、放给社会,让社会资本愿意投入企业(增加供应)。这种供、求两侧相结合的调控方式,是中国当前发展阶段的重大选择,也是中国企业深化改革与发展的重中之重。轰轰烈烈而又步履艰难的国企改革找到了外延,也找到了内涵,对准了目标。为什么要搞“国企改革”?怎样搞“国企改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明确。

国企是供给侧改革中的难点

国企利润的连续下滑,有多方面的原因,除了受到国际国内经济大环境的不利影响,还有国企体制机制不尽合理的因素。一是产业布局不合理。由于未能真正建立起市场化的国有资本投资决策机制,当前国有资本投资受人为因素干扰较大。在短期利益驱动下,一些地方政府与国企负责人没有按照国有资本布局调整优化的整体要求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加剧了产能过剩压力。在经济高速增长阶段,国有资本在某些领域过度投资所产生的问题或许能被增长所掩盖;一旦增速回调,国际市场发生变化,国有资本产业布局不合理和在部分领域过度投资所带来的问题就暴露出来,相关领域国企经营状况恶化,盈利能力面临挑战。

二是激励机制有待完善。科学激励机制的缺失,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国企人员积极性的发挥和经营管理能力的提升,使得国企更易于受外部环境恶化影响而导致利润连续下滑。同时,由于有效激励不足,在产业链和价值链低端、产品附加价值低、竞争能力弱的部分国企,存在不愿承担风险进行创新与产品结构调整的现象,更难抵挡市场环境变化带来的冲击。

按照中央提出的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毫无疑问,难点也在国有企业,在于如何让国有企业能够从过剩的产能中挣脱出来,从恶性竞争中挣脱出来,从地方政府的有形之手中挣脱出来,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并自觉地按照市场规律和市场原则办事。在供给侧改革中,如何对国企进行改革,把国企带给供给侧的矛盾和问题解决好,把“僵尸企业”问题解决好,就成了最为关键和核心的问题。而要解决国有企业的问题,最根本的手段还是改革。

供给侧改革需要完成“三个转化”

供给侧是一个新处方,这个药方是否有效?关键是政府部门,能不能供给制度?如果政府部门不放权,制度供给不到位,供给侧改革便是空话。因为制度供给是由政府来供给的。

现在,我们提出三个转化,一个是理论动力如何转化为实践动力?第二个是上层动力如何转化为中层动力?现在还不能说下层,说下层还早。现在中层走不动,政府不放权,政府部门相互不放权,企业难以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为什么国有企业改革方案方法还不完善?为什么经济体制改革发了100多个文件,没有大变化?无非就是政府部门的权力不放,使得改革非常难。中层这一层不动,事情发动不起来。

所以,第三个问题就是政府动力如何转化为企业动力?中层的企业也就是政府部门的局长、处长与企业的董事长们放不放权。关键是这三个转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好药方,制度供给不到位——不肯放权,药效就出不来。

当然,去产能绝非易事。产能过剩产业大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就业人数众多。大量职工转岗安置的问题容易造成企业内部和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从短期看,去产能可能还会给地方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带来下行压力。这是应该理解政府的地方。实际上,国企改革主要还是解决放权的问题,就是制度供给的问题,国企改革的指导文件还是很清楚的,第一个是放权,政企分开、所有权和经营权放开,放松管制。第二个是搞活企业。第三个是加强监管,进而转型升级。所以供给侧结构改革,首先是制度供给,其次是结构的调整,第三个才是产品的供给。

国企“三架发动机”是供给侧改革强大动力

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动力何在?最终在于企业。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际上是政府宏观调控,培育企业这一供给主体。企业如何提高生产能力,供给侧管理的手段,可以从三方面努力,做好了,就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架发动机。

第一架发动机:是在制度因素方面,政府与国企实施市场化改革。在新的时期以全面改革为核心,来促进供给端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以此生成经济社会升级版所需的有效供给环境条件,解除供给约束,推动改革创新“攻坚克难”、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充分激发微观经济主体活力。这是续接和有效增强经济增长动力的“关键一招”。通过简政放权,把原来政府掌握的权力放给市场、放给企业,让市场活起来,让企业愿意去生产(增加供应)。这种宏观调控着力激活微观活力,在减税、金融改革等方面,努力帮助企业降低成本,这有利于提高企业发展能力,增加有效供给。这种供、求两侧相结合的调控方式,是符合中国当前发展阶段的正确选择。

可以说,以“制度供给”释放“制度红利”,是中国未来5年、10年、20年最需要着力争取的因素,也是超越西方凯恩斯主义和供给学派的偏颇,正确发挥“供给管理”的价值,促进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条件。也就是说,结构改革看起来是要提高某些领域的比例,但其实是政府要在这些领域进行体制改革,让准入更加便利,让更多社会资本能参与投资,甚至主导投资,而且政府要确保民间资本在这些领域的投资能有合理回报。这是国有体制改革的根本目的。

第二架发动机:是在产业因素方面,调整供给结构。供给侧结构改革,最终还是要落到结构改革上。而结构是和总量相对应的,所谓结构是指比例,结构改革最原始的意义就是通过比例的调整,实现改善效率的目的。与“供给”紧密相连的一个词是“经济结构性改革”。从本质上说,调结构不属于一个经济增长问题,但从政策手段上看,这也属于供给侧管理的一种方式。结构性改革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校正要素配置的扭曲:一是企业内部要素的配置及其组合,这主要取决于企业家精神,靠企业科学管理来实现。比如说改革开放之初的大包干就改变了劳动力与土地的组合方式,调动了亿万农民的积极性,这是最微观层面的。二是企业间要素配置的结构,就是说资源要更多地配置到优质企业、有竞争力的企业、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全社会的效率才会提高。上世纪90年代对国有企业进行的战略性结构调整解决的其实就是企业间资源配置效率的问题。现在说要解决僵尸企业的问题,实际还是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三是产业间要素配置的结构,也就是通常说的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要让资源更多的流向有需求、有前途、效益高的产业和经济形态,从工业流向服务业,从传统产业流向新兴产业。

第三架发动机,是在产品上提高供给质量,实现“供需匹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重要的就是提高供给质量,让中国的供给能力能适应领先的需求结构的变化。如果不能将各方有效需求和有效供给结合起来,不能从供给侧去激活新需求,很多人还是会到德国去背回一个烧饭锅具,还是会跑到国外商店里买下一个价值不菲的包。这样一来,中国经济又怎么可能有效化解产能过剩问题,经济结构又怎么可能得到优化重组呢?

中国转型升级大概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创新,一个是“精致生产”。创新需要研发投入。中国的研发投入占GDP比例为2.01%,与韩国、芬兰等国家接近4%的水平仍有较大差距。技术创新一方面需要资本市场的市场化激励,另一方面也离不开政府的整合和支持,尤其是一些重大科研项目的短时间攻关。“精致生产”就是把活做细,就是现在人们讲的“工匠精神”。中国大部分制造业摊子已经铺开了,但整个精细化程度还是比较低,这在中国的潜力很大。

在这三架发动机中,国企改革起决定性的动力。制度供给是最重要的发动机,在新的时期以全面改革为核心,来促进供给端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以此生成经济社会升级版所需的有效供给环境条件,解除供给约束,推动改革创新“攻坚克难”、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充分激发微观经济主体活力。这是续接和有效增强经济增长动力的“关键一招”,也是从要素投入、粗放增长转向供给升级、集约增长,引领市场潮流而创造需求,得以实质性联通“脱胎换骨、凤凰涅槃”式结构调整的主要着力点。

供给侧改革尽管是全新表述,但与现在已经部署并次第展开的一系列改革高度重合。以本质上看,尽管供给侧改革意味着经济宏调着力点可能发生变化,但不是改革总体思路的调整,而是一系列改革更具象、更明确的表达。这表明,一系列相关改革将获得更具象、更明确的操作路径,并带动国企改革红利更快释放。


来源:北京青年报、和讯网

深度

Depth更多

  • 三辨“中国能否实行总统制”

    在2015年里,中国关心朝野大事的那些有一定知名度的人士,更加频繁地提及中国要实行总统制。这个说法由不同的人说出来、用不同的语气说出来 ……

  • 加强国有企业基层党建工作的几点意见

    国有企业是国家经济的基石,是执行国家战略的重要载体,是国家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重要保证,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 ……

  • 周边国家如何看待“一带一路”

    【按:合作不能剃头刀子一头热,中国不应该成为沿线64个国家的发改委和财政部,如果大包大揽的话一个会招致埋怨,二是人家会说你活该,而且 ……

圈点

Punctuate更多

思维Reversed更多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 © 2006-2020 中企天津报道 | 津ICP备19010070号-1